中国戏剧的“万州现象”

首页

2018-12-12

原创方言话剧《薪火》剧照。   创新  “上接艺术下接地气”  “天坑村有条龙,困在深山中;一朝风雷起,冲向碧云空。 ”一首粗犷、高亢的歌谣从“坑底”冲出山外,冲向云天。

2017年9月18日,由重庆三峡歌舞剧团打造的原创方言话剧《薪火》在万州启动惠民公演,共演出32场,场场爆满。

  可谁能想象?如此成功的大剧目,竟然是由18分钟的小话剧改编而成。

《薪火》讲诉的是扶贫的故事,为了让这出戏不至于成为呆板的“说教戏”,区里多次组织创作团队和专家召开座谈会,征集剧本修改意见和建议,反复斟酌,至今,手稿已改到了28稿。

  一部优秀的戏剧剧目,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无数次的精雕细琢和反复打磨。 当然,更重要的是创新。

万州的几部大戏,主创都是土生土长的万州人,在排演之初,影响力较弱,知名度不高,曾一度不被看好。

  为了让“万州造”戏剧走得更远,万州邀请了国内戏剧界专家前来“会诊”,通过指导剧本修改、审看剧目、召开创作座谈会等形式,提升戏剧作品的艺术水准。   “上接艺术,下接地气。

”万州区文化委副主任梅万林表示,万州戏剧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里在全市,乃至全国产生较大的影响,重要原因在于,万州区的戏剧创作者贴近老百姓的生活,同时又完美地与艺术相融合。   在排《移民金大花》时,剧组请来了重庆著名导演胡明克,他带来的戏剧理念和素养,让剧组上下耳目一新。 《鸣凤》聘请《金子》的作者、著名剧作家隆学义担任编剧,全国知名的话剧导演、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查明哲担任总导演,为精品剧目起到了“点石成金”的作用。   剧目质量提档升级后,向全国、全市推出,受到一致好评。

先后到北京、浙江、山东、湖南演出,《移民金大花》演出250场,《三峡人家》演出300场,《鸣凤》也已将近百场,《白露为霜》70场。

  扶持  “万州现象”背后的“万州力度”  《鸣凤》改编自巴金的《家》,在此之前,需要创作剧目的资金,谭继琼向上级主管部门打了申请,很快,经费就批复了下来。

《梦回三峡》推出之后不久,就被纳入重庆市舞台艺术重点资助剧目。   “出现中国戏剧‘万州现象’最根本的是离不开政府的扶持。 ”蒲庆云笃定地说道。 政府的帮扶,让他的歌舞剧团在面临险境时,几次化险为夷,尝到“甜头”。   起初,万州是“五团同城”的局面,而后文化体制改革后,没有了京剧团,只保留下了如今的四团:曲艺团、川剧团、歌舞团和杂技团。 近几年,又进行了一次改革,将三峡歌舞团和三峡杂技艺术团实行“事转企”改革,划转三峡曲艺团和川剧团为非遗保护传承中心。   “即便事转企,也没有将他们简单的推入市场。 ”万州区文化委主任熊刚说道。

他说,万州对文艺事业的扶持力度非常大。

他扳起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保留下来的川剧院和曲艺团的运行经费和人员工资都得纳入财政预算,而事转企的歌舞团和杂技团也有一定的扶持,每年接近500万元。   除此之外,政府还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或者撬动社会资源的形式,让当地百姓定期免费欣赏舞台艺术。 “精品剧目的投入,也是不是一笔小数目。

”熊刚补充道:“以《白露为霜》为例,目前就投入了600多万元。

”  华灯初上,万州南浦剧院里,人声鼎沸,座无虚席。 从去年启动的“三峡曲艺周周演”将每周五和周六在此上演。

关山初度尘未洗,策马扬鞭再奋蹄。 万州戏剧将持续接力,书写万州文化发展的新篇章。   延伸阅读:  一批具有万州名片的舞台艺术精品相继问世,并在全国获奖,吸引了全国戏剧界的目光,形成了“万州现象”。

  戏剧在万州,发展一片向好,可仍旧存在一些问题。 “小剧场年久失修,用不了,如遇演出一般都是租用大会堂。

”谭继琼表示,近年来,为保持文化生态平衡,出台了很多利好政策。

可在资源配置上,仍是不平衡,硬件设施跟不上。 “连像样的办公场地都没有,都是借用的。

”  对于“事转企”的歌舞团团长蒲庆云来说,遭遇的最大难题,是人才引进。 如今,要招人,没有事业编制,很多优秀人才也不愿来。 他心态好,一脸乐呵呵:“不过,没事,还是那句话,愿意苦干,都不愿苦熬,现在,也算熬出个头了。

”(责编:刘政宁、张祎)。